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马克让中医治疗肝癌网站

免费咨询电话:15518069783 qq号1047778454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答一个奇葩的问题:中医能治病吗?+驳:反中医的种种言论  

2016-12-17 15:23:13|  分类: 中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这是个荒诞的问题,本来不必回复,但是,由于一些人复读机似的、没完没了的置疑,还真的把一些人搞糊涂了,所以,还是谈一谈。
    被毒蛇咬伤了怎么办?人们的第一反应是:感紧打抗蛇毒血清!对于毒蛇咬伤,中医有办法治疗吗?中医说:有!话音未落,一些反中医的人立刻群起而骂之:骗子、神棍!中医连蛇毒的成份都不清楚,怎么能治蛇毒?肯定是被无毒蛇咬的,然后说是被剧毒蛇咬的!
    按照某些人的思维,被毒蛇咬伤的人,唯有注射抗蛇毒血清才能活命,如果没有抗蛇毒血清,那就唯有等死了!中医没有抗蛇毒血清,偏偏也将人救活了,让某些人怎么想得通?
    刚解放的时候,云南有个耍蛇的艺人,献出了自已的秘方:“季德胜蛇药片”,救治过不少被毒蛇咬伤的人。南通市中医院蛇毒专科从1956年到1972年应用季德胜蛇药治疗毒蛇咬伤患者600多例,治愈率高达99.57%。自1973年以来,江苏省蛇伤研究协作组在季德胜处方的基础上进一步筛选、简化,治疗蛇伤1700例,治愈率达99.32%。季德胜的故事,后来被拍成电影。要知道,解放初期,国家百废待兴,资金紧张,将个人的故事拍成电影是一件很罕见的事。(有兴趣了解的朋友,可以百度搜索:季德胜)
    非典期间,在5月8日的会议上,吴仪副总理问了大家一个问题:用纯中医药的方法治疗SARS效果会如何?当时,谁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。5月8日会议结束后,仝小林回到医院,马上着手进行纯中医药治疗SARS的研究。
    仝小林在他主管的第十二病区挑选出5月8日开始收治的16名还没有经过西医常规用药治疗的新发SARS病人,这些患者年龄最小26岁,最大63岁,入院时都有发热,且热程较长,部分有咳嗽、肌痛等症状,他们的胸片均有不同程度改变。治疗上,仝小林课题组从中医的温病理论出发,使用4月份以来总结出的“四期八方”中医治疗SARS方案,同时做到不使用糖皮质激素、抗病毒药物、免疫调节剂等西医常规用药,在没有明确的细菌感染证据前,不使用抗生素,疗效非常理想:经综合评价,病人平均退热时间为4.44±1.46天,胸片显示肺部斑片状阴影平均吸收时间为10.87±2.92天,治疗期间,无一病例病情发生恶化。
    这件事,媒体报道过,当事人都有名有姓,吴仪也健在,所谓的打假人士可以去求证啊!
    中医不知蛇毒的成份,却能治疗毒蛇咬伤;中医不懂什么SARS病毒,却能抗击非典;种种事例,让某些僵化而教条的科学主义者感到不可思议,进而不可接受,因些,开始不断地置疑与抹黑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当事实与理论发生茅盾的时候,是否定事实去迎合理论,还是完善理论去符合事实?
    有人说,有三种人不能读书:一是天资太聪明的人,如果遇不到明师因材施教,反而会毁了他;二是品德不好的人,知识越多,危害越大;三是钻到书里出不来,死读书、读死书的人。这种人俗称一根筋,只论死理,不懂变通,如同井底之蛙,执着于一得之见,不知天地之宽广。那些反中医的人,可以此自鉴!

致敬:他用自已的生命,验证中草药治疗剧毒蛇咬伤的效果!

    被剧毒蛇咬伤后,很多人都知道要赶紧注射抗蛇毒血清进行治疗,否则,就是死路一条!殊不知,中草药也能治毒蛇咬伤。很多人不可思议,无法理解,也不相信。对于中医,人们有着太多的无知与偏见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http://www.toutiao.com/i6340558614624731650/

回答一个奇葩的问题:中医能治病吗?+驳:反中医的种种言论 -  - 舍得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驳:反中医的种种言论

杏林箫客

        一、中医不科学,中医是伪科学!

        1、中医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首先,中医是医学,是一门治病的学问。
        其次,中医是文化、是技术,不是科学。
        中医包含着科学的成份,但它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科学。它是一种前瞻性医学,通过研究、挖掘,它有可能发展成一门科学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医有没有存在的价值,取决于中医能否治病。所以,中医师需要证明的是中医的有效性,至于中医的科学性,则应当由科学家来证明。如果中医能治病,科学却解释不了其机理,那是科学的局限性所至。

        某些以科学代言人自居的人,戴着有色眼镜审视中医,折腾半天,还是无法理解中医,于是说:中医不科学!然后,就给中医了带上伪科学的帽子。实际上,中医就是中医,它是一个独立的学术体系,没有必要攀附科学的豪门。绝大多数中医师、特别是传统的老中医,并没有说中医是科学;反中医者先将科学与中医挂钩,然后强行对中医进行科学认证,结果,将辨论引入一个误区,把中医不是科学,变成了中医不科学!

        值得注意的是:“不科学”与“不是科学”是两个不同的概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科学”是指事物不符合科学的定义与标准,不能纳入科学的范畴,但并不意味着事物本身是错误的。如文学、音乐、美术、烹调等,它们是文化、是艺术,它们不是科学,也不能纳入科学的范畴,但它们也是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科学”往往是指事物违反科学道理,是一种错误的存在。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科学”的事物,是另一个范畴的存在;而“不科学”的事物,则是批判与摒弃的对象,所以,不要将中医“不是科学”与中医“不科学”混为一谈。

        2、中医的实用性不依赖于科学的掺合!

        先讲个故事:某人正在练功夫,一个书呆子看了半天后,上前指点说:“停下、停下,你这样练习不科学!”
        习武者问:“何出此言?”
        书呆子答道:“你没有经过科学认证,没有科学数据,所以,你就是在盲修瞎练!在搏击的过程中,两人的移动,涉及到时间、距离、速度之间的关系;拳掌指的面积不同,触及对方身体时,涉及到压力与压强的关系;情绪的紧张度涉及到心率、呼吸以及肾上腺素的分泌;两人对攻时,肢体的碰撞涉及到数学行程中的相遇问题;敌进我退,涉及到追击问题.....这些问题你都没有统计数据,练得再勤奋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,懂科学才能练好功夫;原来,遇到抢劫时,打不过歹徒,不是功夫不好,而是不懂科学!看来,要练好功夫,我得先学好数理化是不?”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、正是,难道你没听说过,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习武者愣了一愣:“你说得太有道理了!” 愣了一会儿,又突然惊醒:练功夫是为了克敌制胜,纸上谈兵有个屁用,功夫高低关科学何事?于是,飞起一脚,大喝一声:“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古人在造桥时,并不懂建筑力学;古人在造船时,并不懂阿基米德定律;但赵洲桥能承载千年,郑和的船能漂洋过海,说明它是符合科学道理的,只是由于科学诞生得太晚,未能用科学的方式表达而已!

          人类通过对事物的不断归纳、总结、研究,而后产生了科学,因此,事物是科学产生的基础,而不是科学产生了事物。科学可以研究、验证、揭示事物产生作用的原理,促进它们的提高与发展,但这并不意味着,它们必须拿到科学的准生证之后才能出生!

          现代科学只有200多年的历史,在此之前,中医已经独立运行了至少2000年。武术也好,中医也罢,它们的实用性原本不依赖于科学的掺合!

         所以,对于反中医人士,不要跟他们纠缠于中医是否科学,而是要证明中医否则有效?
三、中医能治病吗?中医有效吗?

        1、1954年夏天,石家庄地区爆发了流行性乙型脑炎。初期用西药治疗均不奏效,死亡率很高。后来老中医郭可明提出用白虎汤来治。他自己治了31个病人,无一死亡。其他用白虎汤治的病人死亡率也降到了百分之十。郭可明因此荣获建国后第一个部级甲等奖;获奖旗1面,奖金1万元,还上了天安门受到毛主席接见。

        1956年8月,北京地区又有乙型脑炎流行。当时医院按照石家庄的经验疗效却不太好。疫情大有蔓延之势,严重危及首都人民,在此紧要关头,老中医蒲辅周提出独特的见解:石家庄与北京的乙脑虽同在暑季,但石家庄久晴无雨,乙脑患者偏热,属暑温,而北京今年雨水较多,天气湿热,患者症状表现为兼有湿邪,属湿温。改用通阳利湿法后,效果立竿见影,不少危重病人转危为安,一场可怕疫病得以迅速遏止。9月4日,《健康报》在头版中报道了这场战果:“运用中医治疗温病原则治乙型脑炎,北京市不少危重脑炎病人转危为安”。周总理称赞蒲辅周是“高明的中医,又懂辩证法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后来,卫生部有些人在评价中医的疗效时却说:“治疗这些人,用的不是同一个方子,剂量也不等,无法评价是什么药在起作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,反中医者则说:流行病暴发期过后,死亡率本来就会下降,这不关中医什么事。中医贪天之功为已有,成就了两个所谓的名医!这件事不但不是中医的功绩,反而被指责为中医的谎言!

        2、这件事你不承认,那咱们就再说说非典的事吧!

       中医药“单挑”SARS成功 本报记者 赵安平 健康时报>>第一版 热点报道

        6月9日,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第十二SARS病区的3名SARS患者在病房里悠闲地踱着步子,再过几天,他们就可以出院了。加上前几天陆续康复出院的13名SARS患者,中日友好医院的大夫们在这16名SARS患者身上创造了一个全球第一的纪录:使用纯中医药的方法治疗SARS获得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5月8日下午,吴仪副总理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了中医药治疗SARS的会议,中日友好医院中医内科主任仝(音同,tong)小林应邀与会。会上,吴仪指出中医是抗击非典型肺炎的一支重要力量,要充分认识中医药的科学价值,积极利用中医药资源,发挥广大中医药医务人员的作用,中西医结合,共同完成防治非典型肺炎的使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仝小林告诉记者,就是在5月8日的这次会议上,吴仪副总理问了大家一个问题:用纯中医药的方法治疗SARS效果会如何?当时,谁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。 5月8日会议结束后,仝小林回到医院,马上着手进行纯中医药治疗SARS的研究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南京中医药大学原校长周仲瑛的第一个博士生,1985年至1988年,仝小林跟着老师做了一个国家“七五”重点攻关课题:“病毒性高热的中医治疗”。当时,病毒性疾病流行性出血热的死亡率是7%多,仝小林他们采用中医分期辨治的方法治疗了1400多例流行性出血热病人,把死亡率下降到1.1%,此项成果获卫生部甲级奖。周仲瑛课题组后来又用中医药治疗了流脑、腮腺炎、病毒性肺炎等病毒性疾病,都取得很好的效果。毕业后,仝小林选择的主攻方向是中西医治疗糖尿病。这次SARS袭来后,仝小林当年用中医治疗病毒性疾病的经验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仝小林在他主管的第十二病区挑选出5月8日开始收治的16名还没有经过西医常规用药治疗的新发SARS病人,这些患者年龄最小26岁,最大63岁,入院时都有发热,且热程较长,部分有咳嗽、肌痛等症状,他们的胸片均有不同程度改变。治疗上,仝小林课题组从中医的温病理论出发,使用4月份以来总结出的“四期八方”中医治疗SARS方案,同时做到不使用糖皮质激素、抗病毒药物、免疫调节剂等西医常规用药,在没有明确的细菌感染证据前,不使用抗生素,疗效非常理想:经综合评价,病人平均退热时间为4.44±1.46天,胸片显示肺部斑片状阴影平均吸收时间为10.87±2.92天,治疗期间,无一病例病情发生恶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初步测算人均治疗总费用约6千余元,仅为非中医疗法的1/3。仝小林课题组对SARS的基本病因病机作了系统的中医学描述:嗜肺之疫毒由口鼻或皮毛而入,邪居肺卫,酿热蕴毒;由卫传气,由气及营,气营两燔,毒瘀互结;热毒、血毒、水毒损络伤肺,旁及心、肝、肾;肺之气络大伤,宗气外泄,阴阳不相维系,终至元气外脱。仝小林说,早期的、肺部有变化的SARS病人,用纯中药完全可以治疗。他同时强调,做这个研究不是为了与西医比高低,中西医结合,通过多种途径找出最佳的治疗方案才是真正的目的。目前他们总结出的治疗SARS的总原则是:除热务尽,毒炎并治;开畅肺气,下不厌早;预防截断,发于机先;多期重叠,抓住主症;多脏受累,谨防突变;多种剂型,综合施治;中西合璧,优势互补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上报道中的许多当事人都还健存于世,如果认为以上报道并非事实,要求证、要打假,不妨当面询问当事人!

        3、说到中医治毒蛇咬伤,一些反中医的人立刻骂到:骗子、神棍!中医连蛇毒的成份都不清楚,怎么能治蛇毒?肯定是被无毒蛇咬的,然后说是被剧毒蛇咬的!中医连病毒都不清楚,怎么能治病?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某些人的思维,被毒蛇咬伤的人,唯有注射抗蛇毒血清才能活命,如果没有抗蛇毒血清,那就唯有等死了!中医没有抗蛇毒血清,偏偏也将人救活了,让某些人怎么想得通?

        刚解放的时候,云南有个耍蛇的艺人,献出了自已的秘方:“季德胜蛇药片”,救治过不少被毒蛇咬伤的人。南通市中医院蛇毒专科从1956年到1972年应用季德胜蛇药治疗毒蛇咬伤患者600多例,治愈率高达99.57%。自1973年以来,江苏省蛇伤研究协作组在季德胜处方的基础上进一步筛选、简化,治疗蛇伤1700例,治愈率达99.32%。季德胜的故事,后来被拍成电影。要知道,解放初期,国家百废待兴,资金紧张,将个人的故事拍成电影是一件很罕见的事。(有兴趣了解的朋友,可以百度搜索:季德胜)

        200多年前,中国还没有西医,在此之前数千年的岁月中,中国人都是用中医在治病,中医所治疗的人数,以百亿计、千亿计。到了今天,居然有人说:中医的疗效不确定,中医根本不能治病。中医治病的方法,包括中药、针灸、推拿、正骨等,所谓的中医疗效不确定,中医根本不能治病,指的是什么?是中药没有效果?针灸没有效果?推拿没有效果?正骨没有效果?还是统统都没效果?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中医不但能治病,而且治疗的范围极为广泛;中医不但有疗效,而且,当中医被淡化、弱化、边缘化后,中医的疗效也被大大低估了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四、中西医疗效之差别

       同一种疾病,如果西医能治疗,中医也能治疗,那么二者之间有无差别?个人以为,主要差别有以下5点:

        1、前瞻性;中医治病,注重整体性。即使是局部的病变,也是从整体是予以调整。因此,中医的每一次治疗,对患者的生理状态都是一次全面的、系统性的重新启动和调整。中医在治疗一种疾病的同时,往往将许多潜在的病症消灭在萌芽状态,起到了防患于未然的作用,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疾病的发病率。

         而西医则偏重于“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”。注重现象而忽略本质,注重局部而忽略整体。结果往往是局部的症状得到了有效的缓解,而整体的身理状况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转变。如此,患者的病情看似好转,实际上潜伏着、酝酿着越来越大的危机,最终,小病酿成了大病,一种病拖成了多种病。

        近十多年来,生活水平提高了,但患病的人却越来越多,一个人同时患上多种疾病的人也越来越多,因急症、重症而猝死的人也越来越多。某些所谓的专家和业内人士,将此归咎于生活条件和环境的变化,殊不知,医疗条件的变化才是真正的根源!人们越依赖于西医,这种状况就会愈演愈烈!严格的说:在很大程度上,西医是在控制疾病,而不是治疗疾病。

         2、、稳定性:有许多疾病,如哮喘、高血压、糖尿病等等,西医称之为“终身性疾病” 。如果患上此类疾病,就意味着患者终身得接受治疗。问题是:这种所谓的治疗往往只不过是暂时地控制、维持或缓解,并不能解决实质性的问题。随着时间的延续,患者用药的剂量会越来越大,但是控制症状的效果却越来越差。吃药如同吃饭一样,成为每日生活中不可忽略的重要环节,如果稍有不慎,病情则有可能随时发作。而且发作的周期会越来越短,发作的程度会越来越重。而中医治疗此类疾病,一但临床治愈以后,病情就会相当稳定,患者在很长时间内不必用药。虽然部分患者的病情会有所反复,但程度较轻,治疗起来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对而言:西医的疗效如短跑冲刺,快,但不能持久。要想长期控制病情,就得长期依赖药物。中医的治疗如长跑越野,整体调节虽然稍费时日,但长治久安,后劲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3、、安全性:早在20世纪70年代,世界卫生组织(WHO)就指出:全球有1/3的病人不是死于自然疾病本身,而是死于不合理用药。自此,人们方才逐渐认识到药物的危害性与普遍性。据有关资料报道:我国每年住院5000多万人,发生不良反应的有500——1000万人,与药源性损害有关的约250万人。目前,我国约有残疾人5000万——8000万,其中1/3为听力残疾,其致聋原因60%——80%与使用过氨基甙类抗生素,尤其是链霉素、庆大霉素、卡那霉素有关。经对聋哑儿童学校的调查,发现药源性耳聋在后天性耳聋患者中的比例有逐年增加的趋势。此外,药物所导致的对肝肾功能的损害,对胃肠道、呼吸系统、心血管系统、神经精神系统的损害、对血液、骨骼、皮肤粘膜等组织的损害,以及过敏性休克,致癌、致畸、致突变等等,可谓层出不穷、触目惊心!医学和药物原本是用于治病的,结果,反而成了致病的根源!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中药有没有毒性?答曰:有,当然有!某些中药不但有毒,而且毒性极强。如雪上一支蒿、马前子、川草乌等,如果使用不当,同样会致人死亡。但是,在中医看来:治病如制敌、用药如用兵。顽疾如顽敌,非峻猛之药不足以克之!愈是大毒之品,愈是治病良药!若以毒攻毒,攻有毒则不中毒!所谓有病则病受之,除非是无的放矢,则另当别论。

        中药有没有副作用?答曰:有,当然有!不但药物有副作用,即使是食物用之不当何尝不是如此?试试看:如果让一个吃得很饱的人继续吃饭,如果让一个喝得很饱的人继续饮水,会是什么后果?曾有人赌吃冰棍,以致寒凉太过,胃脘绞痛,经抢救方才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看来,解暑之品几成夺命之物,过不在物,而在人也!中医治病,如能对证下药,则极少有副作用;或者可将所谓的副作用降到最低限度。前不久炒作得沸沸扬扬的“龙胆泻肝丸”事件,“排毒颜胶囊”事件,很大程度上是不合理用药所产生的恶果。不按中医的指导原则用药,出了问题就对中医大加指责,可谓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”!

        2002年,某市主要媒体报道了十多起医疗事故,仅有一例是中医引起的。央视春晚会上表演《千手观音》的那些姑娘,都是因西药毒副作用所导致的耳朵听力致残者,此类患者,在残疾人学校中还数不胜数。但在全中国,很难找到一例因喝中药而致聋的例子!

        4、完整性:17世纪中期,法国医生拉美特利出版了《人是机器》一书。拉美特利明确而坚定地指出:人是一架机器!是一架会自动运行的机器!他认为:心是血泵,肺是风箱、胃是研磨机,四肢是杠杆,而饮食则是为了补充燃料。这种医学模式,用机器的原理,来解释人的生理结构和病理机制,它将人体分成许多独立的“零件”来研究,认为所谓的疾病,只不过是人体这架机器的零部件产生了故障的结果,而医生则是修理匠,其任务艰是修理机器!在这种观点的影响下,西医注重的是局部而不是整体,是结构而不是功能、是肉体而不是精神。在这种观点的影响下,人体所有的脏器几乎都可以被切割或置换:肺可以切除一半,肾以切除一半,脾可以完全切除,胆可以完全切除,肠胃可以大部分切除、心脏可以置换,至于四肢则更不在话下了!

        人被分解得肢离破碎!在这种观点的影响下,医生孤立地对待各种疾病,划分出许许多多的科目,人为地割断了各种致病因素之间的联系。每个科室各自为政,治起病来顾此失彼。中医“天人合一”的学说,不但注重人体自身的和谐统一,而且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。自然界需要外在生态平衡,人体需要内在生态平衡。所谓的病,实质上就是人体生态系统失去了平衡,而治疗的目的,就在于通过各种手段的调节,使人体的生态系统再一次恢复平衡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医以五脏系统为体,以气血阴阳为用,调气机之升降出入,调脏腑之寒热虚实,顺应自然之规律,动态地调节人体的生态平衡。中医实质上是一门“人体生态医学”。(读书的时候,很多人都学过核舟记和丁刨解牛的故事。一直认为:中国人是最擅长技巧的。传统的书法、鎸刻、微雕、刺绣等,无不精巧绝伦。为何唯独在解剖上有些“先天不足”呢?古人认为:身体肤发,受之父母,岂可轻易损毁?即使人已死亡,其遗体也不容亵渎!古人未对解剖学进行深入的研究,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生命的神圣性以及人格尊严的尊重。“非不能也,是不为也”!此其一。

        生理器官只是宏观表象,生理功能才是潜在本质,中医注重的是“脏象”,而非“脏器”,此其二!除了先天器质性病变、巨大的良性肿瘤以及严重的创伤之外,许多西医的手术适应证,中医有自已的解决办法,此其三!历史条件的限制,谁也无法超越,此其四!从华佗刮骨疗伤及麻沸散的使用推测,中医手术的历史可能比西医更久远,技术上更成熟。只是由于以上诸多因素的影响,才一度落后了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如果有必要的话,中医完全可以迅速地弥补这一缺陷!)

        5、经济性:资料显示,近20年来工资上涨了10倍至20倍,而医药费用上涨的幅度在100至200倍!发烧感冒是中国最常见的病,过去只花几毛钱、块把钱治好,而现在一个处方就100多元,花个300到500元也很正常,如果遇上稍大点的疾病,住个院没有万把块是下不来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2002年8月的一天,武昌的扬先生两岁的女儿“咳嗽”,到市儿童医院去就诊,按医生的处方一化价,药费加治疗费765元,加上验血费300元,共1065元。其中6盒“贝亚宁”可以用5个月。此事经一披露,有十多位读者指认同一医生,纷纷诉说看病的同样遭遇。

        2003年12月4日,著名心血管专项家胡大一教授谈到他亲眼见到的一件事:一位28岁的女病人,经常后半夜在梦中惊醒,到一家医院后,医生说她是心肌缺血,很有可能是冠心病。病人又辗转几家医院求治,越检查越糊涂,最后经冠状动脉造影,病人根本没有任何疾病,但此时病人已花费了4-5万元。按道理说,病人到医院看病,一次就诊,对症下药,药到病除,说明咱们医生高明;有病住院,时间越短,很快康复,费用越少,说明医院水平和信誉称一流。但现在不是这样,几乎所有的医院都有个"通病",有个头痛脑热的小病,非让你一次次的来“挂号”就诊用药;开的药数量越来越多,价格越来越高:一旦住进医院,就由不得你了,新药、特效药、进口药轮番轰炸,恨不得把你的家底"掏干",再到银行贷款看病。

        国务院纠风办的一份权威调查显示,在城市有32.14%的患者经济困难不敢上医院,63.13%应住院的患者不敢住院治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一场疾病可以耗尽你多年的积蓄,一场疾病可以让人倾家荡产,“因贫致病、因病返贫”的状况,正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。治疗同样一种疾病,中医所需的费用往往只相当于西医的几分之一、甚至几十分之一,对中医的歧视,是对医疗资源的极大浪费,巨大的费用支出已经而且还将继续让国家和民众都不堪重负!

  五、西医见效快,中医见效慢吗?从临床病例看中西医疗效之差别!

        在人们的印象中,西医见效快,中医见效慢,果真如此?在某些方面,西医见效确实比中医快,但另一方面,在衡量效果时,不仅要比较临时效果,还应当比较后续效果。下面,以失眠为例,看看中西医疗效之差别!

        某患者,男,56岁,失眠近两年,最近半年越来越严重,每晚只能在恍恍惚惚、似睡非睡的状态中浅睡两小时,稍有响声即醒,连墙上时钟秒针移动的声音也难容忍,将其摘除。心烦焦躁,常感家中憋闷,欲开窗透气,或到室外空旷处,但又恶环境嘈杂。晚上度日如年,白天精神疲惫,极想睡却又睡不着,精神几近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患者到医院就诊,多年来,服用各种药物不计其数,以安眠药及营养神经类药居多,但效果越来越差,后到精神医疗中心就诊,医生给某药服用,有明显较果,当晚能睡四个多小时,患者颇为惊喜,细看说明书,却被告知,此药不宜久服,否则,可能会产生自杀冲动,于是,患者不敢再服,万般无奈之下,找中医调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医诊察:舌边尖红,少苔,脉细数,舌底络脉粗紫曲张,口渴喜饮,心烦易怒。诊断为:阴虚火旺,心肾不交,兼瘀滞内阻,供血不畅。先后数次复诊,以黄连阿胶汤、血府逐瘀汤、百合地黄汤加减用药,治疗一月有余,失眠渐愈,停药已十多天,现每晚能睡六七个小时,神清气爽,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失眠,西药救急确实厉害,一头发怒的大象,也能让它立即安静入睡,但这往往只是控制症状,并没有消除病因,并不是真正的治疗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中医的角度看,患者阴虚火旺,瘀滞内阻,通过滋阴降火,活血通络,使人体阴阳重新恢复平衡。打个比方说,这相当于在人体内环境中,气候太热,心田干旱,加上水渠不通,以致禾苗枯萎。治疗方法:降温补水,疏通水源。使用久旱的心田重获甘霖,使枯萎的禾苗重显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阴虚火旺的状态,如果不从根本上进行调整,除了失眠外,它还可能逐渐引发头昏(高血压)、心悸、咽炎、潮热、盗汗、消渴(糖尿病)、皮肤瘙痒、中风等诸多疾患。中医在将阴虚火旺的状态调节到阴阳平衡的状态的同时,也将许多病症消灭在萌芽阶段,既减少了疾病的复发率,也减少了新病的发生率,这才是真正的治疗!

        西医对待疾病,如同溺爱孩子的父母。当孩子哭闹的时候,就感紧给他一块巧克力,果然非常有效!孩子马上就不哭也不闹了!但久而久之,孩子的坏脾气越来越大,要求也越来越难满足,到最后谁也拿他没有法了!西医治病也是如此,病人有何不适,用药后立刻就能控制,往后,疗效越来越差,剂量越来越大,最后终有一天,药物再也不起作用了!那时,医生就对会对患者说:你去看中医试试吧!

        西医是在治病吗?不!西医是在“养”病,西医是在以药“养”病!某风湿患者期服用激素,最后造成骨质松,几乎到了难以支撑体重的状态,医生嘱咐他说:千万别摔跤,言下之意是小心摔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现在的病人越来越多!为什么现在同时患有多种疾病的人越来越多!这一方面是由于西医治标不治本,对于有些疾病从不曾进行过真正的治疗!另一方面,西医在治疗一种疾病的同时,往往会造成人体新的不平衡,为另一种疾病的产生创造了条件,给将来的健康下了一个又一个的隐患!

        六、中药方剂经不起双盲实验的检验!中药的有效性没有经过科学实验证明,是不确定的;

        1、实践与实验:中药学教材上通用的中药大约有400多味,以中国地域之辽阔、人口之众多、历史之悠久,中药教科书上的每一味中药,至少经历过上亿次的运用。这种广泛而持久的运用,让人们深入了解药物的特性。由于科学来得太迟,中医中药还没来得及接受现代科学的全面验证,但中医中药已经历了数千年的实践!俗话说,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!经得起实践考验的事物,一定包含着科学的成份;而实验室中得出的道理,运用到生活中时,往往还需要不断地修正与完善。实践是实验的基础,实验是实践的延伸,二者同样重要,不能相互替代,更不能将实验凌驾于实践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2、物种的差异:人被眼镜蛇咬了之后,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,很快就会死亡,但在非洲,有一种蜜獾是眼镜蛇的天敌,它吃眼镜蛇如吃香肠一般,即使被咬了,它也只需要昏睡2个小时,醒来之后还能接着吃....由此可见,物种之间是存在差异的,不同的物种,对于同一事物的耐受性是大不相同的。将小白鼠、小白兔做实验得出的结论,套用在人身上,真正那么科学?

        3、病理模型:虚脱的人吃人参,往往可以救命;血压高的人吃人参,可能会导致脑血管破裂而死亡。药物在生理状态下的反应与在病理状态下的反应有着巨大的差异。某些人所谓的科学实验是如何设计的呢?真的合理吗?特别是中药方剂,针对的是证,而不是病。如果不明白这个道理,又如何能正确地验证中医中药?如果没有建立中医的病理模型,又如何能正确地验证中医中药?

        比如:白虎汤。它可以用于中暑、脑膜炎、糖尿病等数十种病症的治疗,但并不能说白虎汤能治这些病,为什么?因为,白虎汤的用药指征是:“大热、大汗、大渴、脉洪大”。这一组症状的组合,反映了“阳明热盛”的病机,中医称之为“证”,对于此证,用白虎汤治疗,这就叫对证下药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柴胡汤也是如此,它能用于一百多种病的治疗,它的证(即用药指征)是:寒热往来、胸肋胀痛、心烦喜呕、口苦、咽干、目眩、脉弦等。也就是说,在一百多种不同的疾病的治疗过程中,只要具备相同的证,就都能用同一种方剂治疗。中药针对的证,西药针对的病,如果不深入了解中医的特性,所谓的科学实验,其方案一开始就是错的,到最后,结论必然也是错的!这样的验证,在浪费大量的时间、精力、钱财、资源的同时,还误导了大众!

        是中医经不起科学验证,还是科学尚未来得及全面验证中医,还是某些人验证的方法一开始就不对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